贰柒杂事修行中

【原创百合】面貌*1~5(END)

1.

        “我不在这里。”她看着自己从窗户一跃而下,楼仿佛随着她落地动摇,世界空白,只留下稀烂的血肉,红色蔓延成灾。
         这是她与自己的第一次永别。

         少女们还未迎来初潮,已有个别早熟的孩子感知到暗藏情绪的肢体触碰,在又一次被异性同学扭着脸颊戏弄时,汪白芷一言不发地把对方书包连着椅子从教室窗户摔了下去,遮住半张面孔的厚重刘海下,眼镜的反光暗示她很愤怒。
        汪白芷是个低调的女孩,故意留长的黑发将她与世界隔绝,曾有老师夸赞她面貌可爱,但大部分同龄人并不会探究寡言少语的女孩心里到底藏着什么。
       与同学相处时间渐长,乐于以欺负表达喜欢的男生们开始团在一起讨论班上女孩胸部的膨胀,讨论谁谁背上也有青春痘,讨论那对小情侣被班主任棒打鸳鸯,讨论到汪白芷时,他们发出一声窃笑,用双手比爱心,对应到她和她同桌的数学课代表身上。
        课间休息,烈日落在操场的台阶上,大家趁此透着室内的闷热,都不愿挨对方太近,阴影下的女孩子指点两依偎在一起的人,暗恋汪白芷同桌的班长掰断了一只只塑料水笔。
        汪白芷洗干净笔袋里酸臭的牛奶味,却迟迟没有找到被藏起来的课本,快上课了,有人从后排传来了失踪书本中的一本,回头,看见一名女同学对她合掌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她笑了笑,没有计较,虽然其它课她还是没有书本用。
       第二天,汪白芷从前排调到靠窗的倒数几排。夏天的蝉脾气火爆,她也被挡不住阳光的窗帘弄的烦躁,不停地引诱新同桌同意与她轮换晒太阳的条款,对方是个爱傻笑的女孩,她俩算的上是关系不错,遗憾的是汪白芷只与她好,而她还有许多好友。
        “你总粘着我有人要吃醋了不?”
        “谁吃你醋!”
         同桌好友和她开着半大不小的玩笑,汪白芷懒懒地趴在桌面上,像一只融化的蜗牛,雪白的臂膀在金灿太阳下刺眼,目光随着吊扇转到前排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钟岚风背上。她打量对方那整洁的课桌和码在课本顶的破烂文具盒,泛黄的布袋还印着幼稚园卡通角色的图案。

 

2.

        汪白芷在钟岚风生日时随大流送了她一新笔袋,对方回赠了自己一个蘑菇的吊坠,准确说是植物大战僵尸里的阳光菇。
         “你怎么笑的这么贼兮兮。”同桌睥睨倒在自己椅子上的汪白芷,拍拍对方蓬松的短发,她腾地一下起身,嘴角硬是放不下来。
        语文老师是个写大字的小老太,同学们给老师逗地哈哈大笑,不巧被后门暗中观察的班主任看在眼里。
        “你们怎么在课上笑?!”
        “这样不尊重老师?啊!”
        几个好学生被点名起立,班主任质问还有谁时,汪白芷也慢悠悠地离开凳子,同桌一脸茫然,只拉了她衣角企图拽人坐下。
        回家时间点不断拖延,其他人都离校,盛怒的更年期班主任让人一个个说明笑的理由,汪白芷心里默念“好笑就笑而已”,轮到自己时已经是最后,她看了眼注视自己的钟岚风。
         “我和钟岚风一样。”
         “老师让我们笑,我就笑了。”
         日后,汪白芷常和钟岚风一起去车站,午休时也在钟岚风父亲工作的医院里小憩,不过往往是自己在纸上涂抹勾画,对方在拼起的椅子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汪白芷想离她近一点,便去找班主任,希望看在自己矮个子的份上能往前排凑凑,站在办公室,长脸班主任抱臂翘个二郎腿看向她。
        “老师,坐在后面我看不太清……”
        “会学习的同学不论在哪坐都可以好好学习吧?”
        汪白芷颓了,摊在自己倒数第三的座位上盯着窗外鸟鸣白云,感叹世界美好。
        前排的学生也是好坏参半,想也不是因为自己成绩平平才被拒绝,百思不得其解。但还是高高兴兴地走反路送钟岚风去车站。
        “你不顺路,干嘛和我一起?”
        面对疑问,汪白芷毫不犹豫回答到:
        “这里也能回我家。”
        “而且我想和你多呆呆。”

        为什么说汪白芷觉得钟岚风和自己像,大概是因为和自己一样常与人说话,却没有一起去厕所去午休的同伴,或者说都不想麻烦别人?
        不不不,是因为她也有爱好。
        周末,她俩约着一起玩玩,在钟岚风房间。
        汪白芷以为会见到对方家长,还紧张了一把,借来的游戏机在包里沉得肩膀痛。
        拖鞋,看着凌乱的客厅,摆设散落满地,下一意识地想要收拾,钟岚风说不需要,她父母吵架出的烂摊子不归自己管,也不要汪白芷插手。
        钟岚风看着对方蹲在床边,落地窗透过正午的日光,平时看起来阴暗潮湿的房间显出柔软朝气的韵味,书架上的大头书只留下橙红色块,不知怎地,她觉得对方铺在地砖上的图画莫名美丽起来。
       “我小时候也学过点,水粉画。”
       “想看,行吗?”
        其实说是水粉画,不如说是儿童画,汪白芷看见画纸上挂着厚实的深蓝海洋,艳丽的热带鱼,手指般的水草,忍不住笑出声,心里想着“真是可爱”,嘴上说着:
        “挺好啊。”

        “我这几天又看完了存货,上次那小说还挺俗套……”
         钟岚风总喜欢和汪白芷叙述自己在网络上看的小说,她涛涛讲着,嘴张张合合,对方嗯嗯啊啊地应,半小时的休息就这样耗了过去,汪白芷心不在焉地跟人上楼,忍不住开口问钟岚风:
         “你喜欢我吗?我是说喜欢和我在一起吗?”
         前面的人头也没回:
         “我当然不喜欢。”
         “……”
         “骗你的呢!”
         钟岚风站在高几节的台阶上,俯视对方瞬间不知所措的脸,那泪水溢出通红的眼眶。
          “真是吓死我了。”
          汪白芷缓缓地蹲下身,开课铃掩盖了抽泣。

3.

        所以说,为什么要凑过来。
        自从汪白芷和钟岚风走得近了,对方身边的人突然就多了起来,这也无所谓,问题是:
        这个人,我讨厌这个人。
        汪白芷在班上是个小透明,在学校里是无时无刻不在画画,在创造纸片人中得到心理满足,在傻同桌交流中得到日常社交的满足,后三排的位置和前三排的钟岚风很有距离感,看着对方身边团聚的男男女女,心底生出辛苦开伐的热带小岛被别人占据的酸涩感。
        “老子的初恋就被猪给拱了。”
        她闷头在同桌胸里钻,对方翻了个白眼一巴掌下来拍人头上,认命地安慰这个深陷青春情爱中的小女孩。
        “反正你也没表白,算不上初恋啊。”

       雨季的南方,潮湿的衣物不可避免。
       校服的白短袖粘在皮肤上,汪白芷打量眼前泛滥成灾的少女大腿,面色冷淡。
       三个人两把伞。被拒绝了共用伞的提议,她塌着脸看前面和另个人处在一片伞底的钟岚风,算了算自己与她已有近两月没有好好相处过了,自己沉默寡言,那两人叽叽喳喳,比谁能先背出整篇《长恨歌》。
        “……汪白芷?”
        钟岚风看着背道而行的女孩渐渐消失在雨幕中,黑而多的头发像一朵悲伤的香菇。

        一年后,汪白芷弟弟升上小学,她们面临中考,汪白芷早早决定去一所外省的重点高中,在那的美术班里她现在中等的成绩算的上出众,而钟岚风留在当地,进父母母校。
        考试过后的告别会,汪白芷怀抱一捆粉玫瑰,班上同学头一次关注了这个默默无闻的女孩。
        她偷带出了家里的旧手机,开着摄像机漫无目的地走在班里,同学在镜头里扮鬼脸,到钟岚风面前,她放下了拍摄中的机器,座位上粉色花朵给了汪白芷自信。
        “我喜欢你!”
        仿佛从没笑的如此开朗,头发全部扎在脑后,露出没长开的娃娃脸,苹果肌挤在一起,眯起的眼在闪光。
         周围在吵闹着,直到下课,他们在墙上写下自己名字留给下届瞻仰,哪里知道又被班主任揪回来,给白墙擦干净。
         第一次,她俩向汪白芷家方向,并排走去,没有其他人。
        汪白芷抱着玫瑰,情绪平息后钟岚风没有接过送给她的花。
         “……我成绩没有到线。”
         汪白芷瞪眼看着对方开口,自己以为她该是百分百把握。
          “……我爸扇了我一巴掌。”
           肯定很疼吧。汪白芷空了只手蹭了蹭对方脸颊,钟岚风垂眸伸手指了指。
           “是这边。”
           “疼吗?”
           “……我让他给我倒了杯水。”
            看她得意洋洋的样子,没来由的感到心疼,把玫瑰塞到她怀里,对方却强硬地拒绝。
          “我爸妈不好解释……”
          想起钟岚风家刚缓和的矛盾,玫瑰又回到自己怀里,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对方父亲在马路另一边招手。
         “汪白芷被男孩子表白了?”钟先生脸上是笑容,怀里娇嫩的花朵突然面目可憎起来,她冲钟岚风眨眼,没有否认。

          
        暑假过后,两人见面机会几乎没有。汪白芷到了新环境像换了个人,发帘不见,常年遮住的饱满额头白的闪人,来自各地的同学大都喜欢这个说话幽默诙谐的女孩,在学校里,她过的很开心。
        
        “我以为你在开玩笑,毕竟你送的是代表友谊的粉玫瑰。”
        “粉玫瑰代表友情?”汪白芷难以置信地发出着条短信,屏幕另一边是自己分外想念的女孩,对方终于没吊着自己,并明确地表示拒绝。
         如果你以为是代表友情,为什么当时不收下。心里想着,却不敢质问,她抠指甲的陋习复发,右手无名指流血不止。
         汪白芷不停地发短信询问自己是不是有什么不对,为何不能得到一个机会。对面沉默许久,屏幕上的方块字相当绝情。
         “你不怕我去班群里说,我会告诉其它人。”
         “你会被嘲笑,你喜欢女孩。”
         “我从来不怕被别人知道。”
         为了证明自己,或是发泄情绪,从前的同学嫌弃着不停表白心意的汪白芷,而被告白的另一方迟迟没有动静。
         就这样吧。
         夏末的夜晚凉风习习,汪白芷着睡裙立在出租屋的窗台上,手机从口袋里滑出,发出碎裂的声响。

         加急维修复苏的手机,没有来自钟岚风的回复,她按耐不住打电话过去,却被电子音告知对方号码欠费,充了五十话费,再打,还是欠费,她不信,又给充了一百。
         “您拨打的号码已欠费……”

          春去秋来,又是夏天,汪白芷想起之前那束没送出去的粉玫瑰,最后独自在自己房间里干瘪凋零。
         她回到从前的房间,没想到被摘下的花瓣还好好呆在木盒里,和蘑菇吊坠一起。
         捧着木盒,她坐在飘窗,看褐色花瓣脱离手掌,向土地坠落。
         
         汪白芷亲吻她初恋送她的唯一物品,甩手,它也坠楼而去。 

          “我不在这里。”她看着自己从窗户一跃而下,楼仿佛随着她落地动摇,世界空白,只留下稀烂的血肉,红色蔓延成灾。
         这是她与自己的第一次永别。

 

4.

       钟岚风追了新坑。
        繁重高中后的第一个暑假,她迫不及待地搜罗网文,手机内存爆满,大段时间也在床上渡过。等到大学开学,父亲为她选了医学专业,大概是熟悉的领域方便安排工作,钟岚风没有反对,晃晃悠悠,两年又过去了。
        有同学在群里组织聚会,也就是吃喝瞎扯,想着回去也没有事做,就交了活动费。

         “……制药也不是国家年年点名,到底不还是这样?我看还是金融好……”
         ”什么好!钱啊钱也不是自己的!”
         “……光让我看也是高兴……”
         “……”
         看来不管过多久,人都不会变的。钟岚风坐靠窗位置,白水下肚居然觉得晕乎,屋里实在闷的可怕,她起身去外头透气,夏季凉风习习,有一女生看见她,两步凑了过来。
        “钟岚风?”
        “你好。”对方从口袋里抽出一盒烟,钟岚风摆手拒绝,迎风点不起火,她就叼着滤口解瘾。
         “听说你学医?”那女生靠着白墙,刷手机。
         “是。”开始后悔自己一时兴起的决定,这些熟也不熟的昔日同学,连脸都没有记住。
         “我是师范。”
         “那也挺好,假期多,不像我,秃了也强了。”
         “我也就看上那点了。”
         沉默。
         风停了,耳边只有吸气声,刺鼻的薄荷烟,冷蓝的烟幕,烟头按在鞋底熄灭,她还想寒暄几句,可对方话一出口,钟岚风瞬间定住,像串上的蚂蚱。
        “……汪白芷死了。”
        “跳楼的。”
        汪白芷的同桌,钟岚风想起对面的人曾是谁了。

       “你骗我。”
       “……你信?”那人捧腹笑起来,严肃表情迅速褪去,没有丝毫不好意思,钟岚风火气憋得嗓子疼,干笑几声。
        她信了,并且心绞痛到想狂奔而去,脑壳里汪白芷捧着玫瑰笑容满面,下秒就成了白墙上一摊蚊子血。
        抄起外套转身就走,没有人阻拦,因为谁也没有关心。

        重回学校,忙碌的课业没有喘息时间,到了实验课,台上兔子白毛衬红血,钟岚风头一次请假,在厕所扶着墙壁吐的稀里哗啦。
         嘴里都是呕吐物的酸味,捧着冰凉自来水漱口,看着镜子里红眼的自己,水滴淌下仿佛眼泪。
         不过是一个玩笑,她现在还没缓过神来。
         不过是一个玩笑。
         
        其实,钟岚风知道汪白芷对自己有超越友谊的感情时并不排斥,她知道对方喜欢自己,而且早在汪白芷发现以前。
        汪白芷喜欢和她一起走的时候手牵手,而且是十指交叉的那种;汪白芷喜欢在后排看着她,被别人发现还以为掩饰的很好;汪白芷喜欢听她说话,不论是狗血的网络小说还是……哄骗的谎言。
        没必要认真,初中时的荷尔蒙不是小孩能控制的。钟岚风想起上次的同学聚会,团在一起炫耀吹嘘的大学生,他们就算奔二也幼稚地攀比,心里就看开很多。
       洗手,整理白大褂,以学霸之姿君临实验室。

       大四,钟岚风交往两年的男友与她分手,医学专业五年大学,毕业季就是分手季,她没什么感觉,只是想以后再找个人还要磨合就觉得麻烦,突发奇想地想试试韩剧里醉酒躺马路是什么感觉,拎着一打啤酒在学校湖边长椅上喝了起来。
         其实她也挺好。钟岚风打了个喷嚏,搓手想念她们年幼无知,手牵手的温度。
        自己大学里的安保措施相当到位,也不担心被人捡尸,月亮走了一轮,十二瓶啤酒居然一晚也没喝完,冻到哆嗦,到了宿舍发现没带钥匙,不好意思吵醒室友,就摊在走廊神游。
        沉寂一整晚的手机吵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码,迷迷糊糊地按到接听键,传来的声音仿若惊雷炸开。
         “……我在长春。”
          汪白芷没想到能打通,半天说出一句话。

          钟岚风手机没电,屏幕黑得像走廊。
          走廊黑的像她的心情。
          可能就是无缘无份。
          她想。

 

5.

           

        相比需要养家糊口的同龄人,自己是相当轻松。
        汪白芷看着钟岚风牵着小女儿搭车离去,十来岁的少女浑身洋溢朦胧的光。大概是放学直接来和母亲一起解决晚饭,番茄炒蛋配色的校服也是属于自己的学校时光。
         “回不去了……?”不知道谁,望着空无一物的马路感慨,引地旁边的女士扑哧笑了起来。
         “谁说不是呢。”
         汪白芷喃喃低语,笑声夹杂抽泣,腹部抽痛到蹲在马路沿,待到人群随情绪一起退去,她站起身,深夜昏黄路灯下,是飞蛾与影子。

    “我回来了。”
       两三下扒光自己,钻进软和被窝,手脚并用的冻醒早入睡的伴侣,得到拍在头上的一巴掌。
      “没洗脚……”
      “明天起来洗,起来洗。”
       汪白芷把涕泪蛮横地涂上睡衣,勾头吸取另一人的体温,鼻腔充斥晚霜熟悉的海盐味,她放任自己迷醉在半尺肌肤间。

       汪白芷认真考虑该怎样同家里人介绍自己的女朋友,严肃程度表现为失眠多梦到胡言乱语。

       “我不想把你介绍给他们,但是我妈还挺开放,就是我爸----”           
       “不过我弟肯定喜欢你,不然他将失去我这个姐姐。”          

       “那就这样定了。”

       “全世界都要知道我喜欢女孩。”

       “汪白芷是同性恋。”

         她趴在的地板上,脸上洋溢不可一世的自信与傻笑。

                

         汪白芷踏着空气一节节攀升,头顶是自己的尸体,她面部贴地,仔细望去,却是一副空白脸庞。
         她看见自己从半空跳下,落在人群中,什么也没留。

         这是她与自己真正的永别。

-------------------------------------------------

事实证明没有耐性铺垫就应该用象征】】】

四个月之后的读后感:
       小 结构混乱,自我感觉大结构还是及格的,中心混乱,写文来说,详细程度还是和所用字数相关,嗯……剧情安排还阔以,勉强及格,写的少了还是,加油加油(ง •̀_•́)ง先吧yys的同人完结了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