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柒杂事修行中

【刀灯刀无差】论现实与故事的差异性*9


————————————————————————
        变得亲密。

        妖刀姬是拒绝的。

        她知道上一具身体发生了什么,但毕竟现在这个肉体也一样能用,她也不强求非得恢复,作为有名的大妖,她这个妖刀姬确实无欲无求,没那么对得起这个名号。

         “你终于回来了。”

          她睁眼,一个白发青年在床边看着,当时初醒,神智什么尚且朦胧,只能隐约感受到这人身上的熟悉气息,想是自己亲人一类?然而,她怎么会有亲人这样亲密的关系。

          是了。

          我是妖刀姬,我是晴明大人的式神。

          晴明端起了桌上的朱砂轻点在床上女子的手腕上,对方没有反抗,只是用那金色眸子浅浅盯着他,转而扫视房间,晴明觉得他的式神见到他有点失望。

        当然会失望,就算因为灾祸失去身体重新受肉,那灵魂也是同一个,爱情刻骨铭心,还真是无人可挡,啊,是无妖可挡。

        晴明内心调侃,依旧是春风拂面的笑,直到妖刀姬开口他也面色不变。

         “您是晴明大人……”

         “是的。”

         “我是妖刀姬。”

         “是的。”

         她哽住,复而开口。

         “大人……她在吗?”

         早就弃你而去了。晴明忍住如此残忍打破这刚醒之妖美梦的想法,他依旧是笑着,摇头伸手将她扶起半坐,继续以朱砂在她右手描画固魂强体的咒纹。

        沉默是房里的主基调,妖刀姬没有动作,只是呼吸呼吸,仿佛从没醒来一般。

        “距你上次见,这世间已过去百年。”

        “是。”

        “不过现乃太平盛世,大妖陨落,时代已变,你也能安稳度日,就不要再拘泥于过去,毕竟再活一次也不容易。”

        “多谢晴明大人费心。”

        “这事与我无关,只是多谢那些小妖怪,兴许是妖刀姬你平日多行仗义,关键时刻它们齐力为你重塑肉体,你不至于魂飞魄散,不过你的本体终是不知下落,怕是被那玉藻前发狂时给毁了吧。”

         “……”

         妖刀姬心念一动,她虽因为换体模糊了一些记忆,但她也是清楚平时自己对别的妖的态度如何,怎样也没有恩情能让那么多妖怪为自己出力。

        “晴明大人。”

        “不适?”他手上动作停顿,关切看向对方。

        “希望大人别对青行灯有偏见,她虽行事诡异但绝不会真的伤我。”

         “想起来了。”晴明继续动作,心里愤愤不平,自家式神被卖了还给人数钱。

         “是的,大人。”妖刀姬视线跟着在自己身体上描画的手指,回忆起之前与青行灯相处的日日夜夜。

         “我都想起来了……”

         “当初玉藻前大人得以被阴阳分离之术削弱,凭借的并不是我的力量,我不过是武器一柄,扰乱感情的事我怎么做的来呢……那是青行灯,以故事操控内心,这样优雅强大的能力啊只有是她啊……”

        妖刀姬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她精力充沛,不像遭受重创的妖怪,更像找寻宝藏的海盗,航过百年沉睡之海,终于踏上海龟绿壳,在它纹路里遇见指挥潮汐的钥匙。

        “……玉藻前大人中术后分为两体,晴明大人在阵中也许没有看清……”

        “怎么没有看清,我知那黑玉藻前被你一刀穿胸过,然后的事也是被妖怪们接手。”晴明收起朱砂木匣,妖刀姬整理自己身上浴衣,貌似戳到了大人痛处,还是不要多语好了。

        “你醒了就好好过活,当年的事我有心无力,我知道你不会怪我,但你要什么就自己寻吧,与你定下的契约早也不稳,你若想四处走走看看就自己去吧,白狼她们也在外修行,如今世界变样,你也需要好好适应。”

        “只是你要知道——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妖刀姬露出了醒来的第一个微笑。

        “我知,晴明大人。”

        之后就是晴明与旧时战友为妖刀姬调养身体,春过夏去,直到秋来,妖刀姬终于能够自如挥舞巨刃,只是不是用曾经的刀,身体恢复的再好,刀耍的终究是不如曾经威风。

        “桃花,你可有听过青行灯大人的消息?”樱花在一旁搅拌药浴需要的材料,凤凰火撑头,指尖控制木桶下熊熊的火种,妖刀姬光溜溜地躺在水里被帮自己按摩的桃花妖狠狠敲了下头顶。

        “痛。”

        “哼!”一向多话的桃花妖噘嘴,偏头不理,妖刀姬也不懂为何,樱花妖轻笑,开口。

        “桃花气你当时太过干脆,若你有计划就应该让她帮你做一具身子,那里还像现在一般,这肉体与你魂魄还有脱形,得慢慢调理。”樱花用棉布包起药草浸入桶里,帮着桃花。

        “才不是这样简单!”桃花嗖地站起,红了眼眶,唬住了其他三人。

        “就算我做好了准备又怎样!妖刀姬大人你不还是会任着青行灯大人!”

         “形势所迫,与她无关。”妖刀姬把脸浸在热水中,留出耳朵在外面。

         “怎的无关!若青行灯大人当初没有纠缠妖刀姬大人,您也不会对她倾心,更谈一再忍让迁就,被糊弄的团团转,最后还失了那样重要的牺身本体!”

         “原本!原本那么多大人都在场……大家齐力就能够避免妖刀姬大人受如此重创……为什么……”

         桃花妖哽咽,眼泪一滴滴掉进水里,樱花妖搂抱住她,抚摸她,安慰她,可自己也忍不住默默淌泪。

        百年前,玉藻前一分为二,妖刀姬在血月胧车间粉身碎骨,整个平安京洋溢着两大妖同时被解决的欣喜中,只有她们的阴阳寮只见黑白两色。

        如今妖刀姬重临,大家都高兴,可为何当事人却无动于衷甚至对往事还抱有怀念。

        她不懂,就像她不懂樱花妖为何会和区区人类坠入爱河一样,如今堂堂妖刀姬大人也被情网捕获,就算掌握这网的是青行灯大人这也不行啊!桃花妖受不了药浴室中弥漫的蒸汽小跑出去,樱花妖小声和被质问的妖刀姬道歉也追出去了。

        周围安静了,一直没有作声的凤凰火无奈地叹气一声。

        “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但我和青行灯真是没有结为伴侣。”妖刀姬趴在木桶沿上开口,她无奈为何感觉所有人都觉得自己与青行灯有一腿,自己确实嘴笨但也不至于让人误会成这样,真是不明白。

        “没有?!”凤凰火吃惊,眉毛抬得要飞起。

        “没有……”

        “没有,我只是当青行灯大人是良师益友,再者相处时我们也相谈甚欢,她也是万妖之妖,我也倾慕与她的才华与强大。”

         “这……当时您与青行灯大人一同修行归来,我们问您,您也没有回答,又看两位大人形影不离,大家当然是误会了啊。”

         “我与她只是挚友。”

         “酒吞大人与茨木大人也只是挚友。”

         妖刀姬沉默,凤凰火了然。

         这怕是不会说话惹的。她想,大概青行灯大人是真的倾心于妖刀姬大人,但是……

         现代人说的谁先表白谁就输了吧。凤凰火想起青行灯大人要她传达的信息就乐了,这爱情之火不知会多么绚丽。

        “不过您倒是有件事需要知道。”

        “说。”

        “日本有所学校,是妖怪界的学校,各位大人平时也在那儿学习现代知识。”

        “恩。”

        “青行灯大人也在那儿,那大人还说若是妖刀姬大人养好了身子,原谅了她,就可去那儿见上一面,重修旧好。”

       “……”妖刀姬纠结于自己与青行灯的关系难道真的是如别妖所以为的爱人伴侣?一时没有想好应该如何面对对方,毕竟青行灯也从没明说过,而自己也没有这个自信相信这个结论,青行灯居然爱上了自己。

        “其实,妖刀姬大人不需苦恼,晴明大人的防范措施一直很好,除了我们这些治疗需要的式神,还没有别的妖怪知道大人您醒来了呢。”

        “所以?”

        “所以大人若想试探青行灯大人对您的心意是否真实,大可借此机会。”

        “如何?”

        “假装不记得青行灯大人然后去往她身边观察,不就好了吗?”

         “……可,我如何才能去她身边?”

         “哈哈〜”凤凰火看着妖刀姬认真困惑的神情,不由自主地为青行灯大人点蜡。

         “青行灯大人身边的位置可是一直为您留着呢。”

         来年开春,妖刀姬与晴明辞行,独身去往了学校,送别时她看见了晴明大人身边跟着玉藻前大人,她本能感到紧张,直到看见那位大妖与晴明大人如出一辙的白发。

        “玉藻前大人。”她冲狐妖点头,得到对方一句抱歉。

        “大人客气。”她紧了紧外套表示自己早以释然。

         “那么祝你找到自己的幸福。”绝美的大妖笑的凄美,妖刀姬也知道那名女巫,心里不由认真起来。

         “我会的。”她踏上传送阵法,笑着与同伴们告别,眩晕感过后,展现在她面前的就是这个新世界。

        然后她按晴明大人教导的向学校走去,拖着桃花樱花整理的行李箱,在入学办理口她感到了熟悉的气息。

       她真的来找我了。妖刀姬按捺住欣喜,面色冷漠地抬头看挡在自己面前的青发女子。

        “有事?”

         百年不见的大妖把自己失落的神情掩饰的很好,她展现着充满魅力的笑容,所以没有人会拒绝她的邀请。

        “我的室友刚好搬走了,你应该也在找地方住吧,不如考虑考虑我那儿,美女入住,房租减半,水电全免哦〜”

        “这个学校有很多美女。”

        妖刀姬凉凉开口,语气不善。

        一见面就开始撩,果然和凤凰火说的一样。

        “可是我只对你一见倾心。”

        “哦,是吗。”

        看对方红透的耳垂,青行灯抢过行李箱开始带路。

        看来是真的。妖刀姬看着她的背影,不自觉地与百年的那一个重叠起来。

         她是爱着自己的嘞。

         之后就是一系列的变动,毕竟在妖刀姬入学的一刻起,她的档案就被放入了红色监督的一栏。

        “你真的是真心的吗。”刚躲过追击的妖刀姬身上的红色和服衬着她霸气侧漏,青行灯又一次被她压制在墙上,面对伴侣对自己感情的质问,头一次心中升起无力感。

        “……刀刀,你要相信我,对你有所隐瞒只是一些事情你不应该知道。”她抚摸妖刀姬的脸庞,被对方躲了过去。

        “相信你,我怎样相信你,像从前一样吗?可你要知道所有妖都觉得你是玩弄了我,连晴明大人也是对你没有好话。”

        “你不也是有事瞒我吗?”

        “……那我从没害你。”

        “我也从没害你啊。”

        妖刀姬死死盯着那青绿色眸子,久久没有动作,她放开她,朝着街道走去。

        “我知道妖刀在那,其他事……之后再说。”

        “你要知道,我虽然不如你手段高明,但我总不会放过你。”

         那就不要放过我吧。

         热闹集市,战火还未蔓延,街道深处一所富丽宅邸,一把血红刀刃在空旷大厅等待摘取。
——————————————————————————
强行感情线
是入学前的时间段
没想到我也有写前世今生的一天「并不是前世今生」
桃樱也好棒啊
有点复杂的感情变化希望大家能看懂
不过我写的好高兴啊『疯颠』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