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柒杂事修行中

【刀灯刀无差】论故事与现实的差异性*4


——————————————————
妖刀看着对面妖的唇张张合合,她不太懂青行灯梦见她这个事的严重性,因为另一个当事人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如果按这些叽叽喳喳的小妖怪所说,现实中的对象出现在青行灯梦里是爱丽丝里的白兔、是预兆风暴的流星,可是在青行灯说出这个事时,她并没有举行奇怪的祭奠也没有跳奇怪的舞蹈……
除了……
妖刀作为体系妖怪对那些神神叨叨的法系有些正常程度的误解,想到这货这几天唯一的反常就是与自己在门口的那比尴尬对话,她面无表情却老脸一红,冰雪遇上朝阳化成软绵绵的溪流。
“妖刀姬大人,你真的没有什么发现吗?”蝴蝶精眨眼,发饰扑闪。
“并无。”妖刀回神,金眸半开直冲着对面。
“咿?抱歉!打……打扰了!”食梦貘打了个喷嚏,带着蝴蝶精消失在梦境中。

“你隐瞒了什么,说。”妖刀在楼梯拐角找到了青行灯并撑着墙壁堵住通道,对方似笑非笑也没有躲避,伸手搂住微怒的妖刀。
“我从来不隐瞒无趣的事,这个应该称作故事效果。”
对方贴着耳朵的湿热气息让妖刀不自在起来, 她后退并推开距离,逼问到。
“监督会的小妖怪来了,你知道引起注意不是好事,告诉他们想知道的,有什么好藏的?”
“这可不行,故事就是故事,没有适当的隐瞒那是流水账。”
青行灯原地不动,竖起食指在面前摇晃,仿佛一个倒立的钟摆。
“那告诉我……”妖刀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她扶着墙支撑不住自己向后倒下。
青行灯接住了她,两人双双倒地。
“体力真不是我的强项……”
青行灯低头爱惜地在怀里黑发女妖头顶留下一吻,深呼吸,一缕缕青光如萤火在两妖身边聚集。
“来吧,我们一起演绎。”
青光越飞舞越密集,她们身形在冷光中渐渐模糊。
“我们的故事。”

妖刀看着那蓝色血滴顺着自己红刃滑向刀柄,接触到自己皮肤时化为一缕青光蝴蝶,翩翩飞回的那女人身边。
“我没有兴趣听你胡扯鬼话。”她放下刀,转身就走,并不想过多招惹这感觉不好惹的类型,但也不是没有与之厮杀的狂气,只是……
“啊呀,你不知道吗?”那女子声音带着独特的飘渺感,但接下来的一字一句妖刀都觉得异常清晰。
“你·已·经·死·了。”
“……”
“营地里没有人等你。”
“不……?”
“他们都在你身边呢。”
她笑盈盈地向地上一指,漫山遍野的断肢残骸,让妖刀吐了一地。
—————————————————————————
自己也不清楚什么设定系列

评论(2)

热度(4)